孟小为:坚持绘画是我对世界诉求的唯一通道


孟小为,1962年生于甘肃,1982年毕业于天水师范学院美术系,1988年研修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纪录片导演,中国当代艺术家。曾分别于2007年、2017年在北京举办了“沉沦与超越:孟小为油画作品展”和“孟小为绘画作品展”;2011年参加日本山形国际纪录电影节;纪录片《GO》和《匈牙利照相机》分别参加第九届和第十届北京独立影像展;纪录片《似是而非》获第十一届中国独立影像展年度十佳纪录片奖;2019年纪录片《张素英的“城堡”》引起社会极大关注。

孟小为善于以绘画、影像、装置等不同的艺术形式来表达个人对社会、对日常的关怀,并以其独特的艺术语言和创作灵感描绘着自身对生命经验的感悟。他早期的绘画作品常常营造的是一种凝重和庄严的仪式感氛围,通过符号性的女人体以及抽象的线条、数字和英文字母等进行重复交错的演变,构筑成墙壁、院落的画面形成视觉上的冲击感,实际上是一种个体与权力的矛盾,也是一定阶段个性的压抑与情绪反抗的表现。

近几年来他的绘画创作在风格和语言上都有了较大的转变。以人物、风景和静物为主的主题成为了他画布上的主旋律,画面中各种形色的女人以不同的姿态出现,空旷的教室、孤立的条凳、污浊的水池、肆无忌惮的金钱豹、松弛的卷纸和千疮百孔的钢盔帽子等等统统让画面充满了压抑、纠结和怪诞之感。他的天赋在于他敏锐的观察力与个性情绪的真实表现,尤其是风景画更富于层次感,在绘画语言中显露着他过人的才情。

在画面的处理上,不论在形式还是观念上,孟小为似乎都将一种陌生与熟悉、混乱与秩序、荒谬与和谐糅合为一。色彩给他的绘画带来了无穷的魅力,使他在画面上创造了鲜艳明丽的美,或朦胧含蓄,或粗犷苍凉。他更习于捕捉瞬间的宁静,通过画面进入一种能立刻把人们吸引住的感觉空间。意大利美学家克罗齐认为艺术归根结底就是情感的表现。孟小为的绘画创作从早期带有强烈批判性和宗教感的画面转变为以一种日常与景观化的情绪表达,解读他的绘画语言,深刻剖析那些绘画语言背后所隐含的精神内涵,其绘画中始终延续的是艺术家内心一种深深的孤独和不平衡感,从而构成和渲染了一种令人不安的奇异梦幻。

孟小为的影像作品也多以社会底层作为人文关怀的对象,一个淘金者、一个拾荒者或一条路等,他用镜头记录着那些不经意的变化,几个月甚至几年。影片常常质疑人类发展过程中的权力效应,用语言、思想、心理、观念、环境和生命的变化反应着艺术家自身复杂情绪的具体体现。这无疑也是他个人情感从精神分析、人文关怀及思想品味三个方面对孤独的自我表达,也是由艺术家个人的孤独情怀上升到对命运的审视和对时代精神的揭示。

这是一部一个人建筑——盒子的奇迹作品。张素英是一位60多岁的女人,从他乡何时流浪此地无从知晓,一个人在废弃的砖瓦窑旁,闲置的土地上建造了一座像“城堡”似的房子,让所有人惊叹不已。周边农田主说,七八米高的房子己经徒手建造四五年了。她从两公里外的垃圾坑捡回自己有用的石块和废建筑材料,每天都让她的“城堡”增高哪怕半厘米,即使在大雪纷飞的日子……影片用倒叙的手法,从被拆后寻人开始,到从救助站逃离并最终离开,用张素英的话说:到那边,到高处去。

孟小为在画面上并不描写通常意义上的自然风景,而只是提取自然风景中一些较为完整的形象,赋予它们一种庄严、宁静的氛围和凝重、内省的情感基调,甚至具有一种宗教的意味。如果只能存在于记忆的片断之中,无法保持其完整与统一,那么,它也就失去了和我们的血肉关联,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到当代文化的语境来看,文化权威的这—处境正是“后现代主义”解构策略的前提。

孟小为的绘画,不是单纯的追求形式语言,而是注重内容与形式的一种荒诞结合。其中意在笔先的观念性因素,主导着他的绘画逻辑,成为了他所有作品内部暗含的一条线索。这个线索,就是对现实的抽离与陌生化处理,我称之为“故意的陌生”。长期以来,人们总倾向于艺术应该表现某种审美的完整性,这成为一个思维定势,实际上在某种程度上约束了不少艺术家的创造力。这正是一些当代艺术家,突破所谓艺术的表现规范,寻找另类方式的前提。孟小为便是这样一位艺术家,他深谙艺术上去同求导的道理。所以,他选择了离群索居,也厌恶循规蹈矩的表达。

孟小为的画面中时常展现一片葱茏而又荒幽的树林,非写实的人物寂处其中,她们的姿态、神情不知所以,似乎有莫测的气运牢笼其间。我觉得这似乎是孟小为的一个心理象征——他对世界的荒诞感的领略,以及树林般的蓬勃的生长欲。所以他的绘画,在题材、氛围、色彩、用笔方面有种总体的恣肆之感,而这并非刻意营造之物,因为孟小为有一颗自由的灵魂。

孟小为的艺术实践,就是这样回归到日常中去的,他关注对平凡或者是日常的再发现,这种发现不是来源于艺术的文本、图像知识,而是回到他根上,在自我个体生活经验中自然而然地寻找当代性可能,这种“可能”非常个人化,甚至非常边缘,非常不主流、不权威,并且是没有名利的自我孤军奋战或自娱自乐,它似乎以一种不在乎成就作为的无为姿态沉浸其中,这样一种姿态和当代观,也是我对精英文化中心当代意义的另外一个思考。

孟小为的精神活动从本质上来讲是一种内省式的忧郁,从而保持了审美主体的独立性和完整性。“在忧郁中走向颓废和消沉”,要么“在精神的抗争中走向悲壮和崇高。”孟小为当然属于后者,在那里,正如孟小为所说“性灵文化,又是个体宗教的另一外化物”,这无疑是时下稀缺的属于少数精英顽强坚守的一种理想主义信念。

1962年出生甘肃礼县, 82年毕业天水师范学院美术系,88年深造于中央工艺美院,陇南师专客坐教授,副研究员,一直从事绘画与纪录片拍摄;2002年在上海(浦东五莲路画家村)成立工作室,一直往来与北京上海,现主要生活工作在甘肃陇南。

2020年:《水知道答案》影像作品参加虾米犟的“天问:世界观的对线年:第二届AITE Online 艺博会,北京

2019年:纪录片《张素英的“城堡”》参加IDF·2019 西湖国际纪录片大会 杭州

2012年:艺术陇上——2012北京宋庄艺术家陇南采风油画作品展 担任艺术总监 陇南市徽县;

2006年 创作红军长征在陇南油画作品三幅,二幅被哈达铺红军长征纪念馆收藏;

2014年:纪录片《似是而非》第十一届中国独立影像展并获得年度十佳纪录片奖项;南京;

2013年:纪录片《匈牙利照相机》参加第十届北京独立影像展;并被栗宪庭电影基金会收藏

2012年:纪录片《GO》参加第九届北京独立影像展;并被栗宪庭电影基金会收藏

2008年:完成记录片《红线年:记录片《麻纸》获甘肃省电视金鹰奖获纪录片二等奖,最佳摄像奖 兰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