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路工作家祁军平:永不止步的行者


从东方泛白到日落西山,从春去秋来到数九寒天,从青春年少到成熟稳健,麟游县境内这条公路上布满了祁军平的汗水和足迹。在公路日常巡查、清理水沟垃圾、清扫路面的二十多年间,祁军平也修通了一条通往文学梦想的道路。工作之余他坚持创作,在各类报刊发表文学作品20余万字,出版了两部专著。

上世纪70年代,祁军平出生于岐山县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贫困的生活,使他从小就懂得生活的艰辛。初中时,有一天他无意中在收音机里听到了李野默演播的评书《平凡的世界》,他被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深深吸引,每天中午一放学便雷打不动地收听小说连播,挤牙膏似的连播速度使他急不可耐,当他听闻村里邮递员家有一本《平凡的世界》第一部时,便软磨硬泡借了过来。书中的每一个人物,都给予他极大的鼓励,他稚嫩的心灵彻底被文学的魅力征服了,一颗文学的种子在他心里悄悄埋了下来。上初中时,他借“文学发烧友”堂哥祁少平的光,相继读了《平凡的世界》《绿化树》《黑骏马》《白鹿原》等大量书籍。

进入高中后,祁军平并没有将这个爱好搁置,反而投入更多的精力,他还经常给《当代中学生》《少年文艺》《校园文学》等刊物投稿,可都泥牛入海。沉迷于文学的他,上课的时候也会偷偷地看小说,这使他的功课从此一落千丈,以至于因偏科严重,高考名落孙山。

为了让这个“不学无术”的儿子生活稳妥些,父亲退休让他接班做了一名养路工。祁军平所处的道班地域偏僻,劳作之余生活单调枯燥,白天上路清理水沟、铲草,晚上和工友们围坐一起,靠打牌消磨时光。相比于打麻将、“掀花花”,他更愿意在工友们的打牌声中,在道班那张又破又旧的桌子上,在昏暗的灯光下,沉醉于文思驰骋的遐想中,读书练笔,也因此落下了“异类”的称号。再后来他又迷上了道班订的行业报《人民公路报》和《陕西交通报》,他每期必读,细心揣摩写作技巧。

2002年,祁军平的小小说《纸鹤》被《陕西交通报》发表,这可是他的处女作呀!当他捧着那张刊有自己名字、散发着幽幽墨香的报纸,激动和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在公路系统工作二十多年来,工友们的付出和艰辛他看在眼里、记在心间。他一次次拿起笔,记录着工友们锲而不舍的奋斗精神和脚踏实地的干劲。“中国作家网”和《中国公路杂志》《中国交通报》等报刊登载了他《两代公路人见证公路巨变》《爱在路上》《养路工的心里话》《水泥路通到家门口》等一系列公路题材作品。2015年其作品集《梦在路上》更是以“路”为主线,真实记录了宝鸡公路人在经济社会跨越发展中的梦想,不少读者感慨它讲述了“中国梦和交通梦”,是弘扬宝鸡公路文化的励志书。他的作品由此得到很多读者的关注和好评,他也先后被中国微型小说学会、陕西省作家协会等文学团社吸收为会员。

如果说文学是一场心灵的旅行,祁军平则是这条旅途上永不止步的行者。迄今为止,他先后在《中华文学》《文化艺术报》《微型小说选刊》《西安日报》等各类报刊发表作品20余万字,多篇作品入选《值得中学生珍藏的100篇感恩故事》《中国当代闪小说超值经典珍藏书系》《2019年中国小小说精选》等选本,并有多篇作品在全国各类征文中获奖,小小说《生与死》获2019年全国“新健康杯”中医题材微型小说征文三等奖,小小说《县长的烦心事》获2020年“光辉奖”第七届法治微型小说征文优秀奖,小小说《放风筝》被2012年陕西省新闻工作者协会企业报分会评为散文类三等奖……2016年他还被评为陕西省“百姓学习之星”。

一辆辆汽车从这条公路驶过,一段段文字在草纸上划过,载着祁军平的文学梦想,奔向远方……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